韩斌奎

  1945年1月,湖北南漳战役中,日军以优势兵力向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阵地发起猛攻。国民党第59军暂编第53师2团7连连长韩斌奎在南漳县的李家蛸,率领全连官兵与日寇展开了白刃战,战斗异常惨烈,最终该连除通讯员张振兴向后方给韩斌奎的家属送遗书幸免外,其余人员全部壮烈牺。
  韩斌奎是天津市武清县河西务乡大刘庄人,1921年7月4旧生于一个农民家庭。父镜湖公工1930年在安徽毫州警备司令部当小职员,因耳聋被解职,全家6口人立即陷入困境,后经友人介绍,在毫县教私塾,收入无几,养不了全家。他买了些医书,利用课余时间认真攻读,日久颇有所得。以后即为乡里治病,增加些收入,全家生活赖以维持。1932年镜湖公回原籍行医,斌奎兄弟跟随母亲仍住在毫州,母亲做针线活供斌奎兄弟二人在小学读书,1933年,年仅12岁的斌奎去药店当了学徒,因不堪店主虐待,不久即离开了店铺。后被国民党第29军38师一名军官收留,在38师独立旅的独立连当上了一个电话兵,从此韩斌奎走上了军旅生涯。
  “七七”事变后,该旅奉命留在北平维持秩序1937年7月29日日寇大举入城,独立旅被迫缴械。韩斌奎看到部队被缴械,怒不可遏,遂和连长各带一支短枪,骑马去寻找38师。日寇占领北平之后,城郊各处仍在续续战斗,道路还没有完全被封锁。趁此时机,韩斌奎和连长绕过交战地点,骑马向天津方向奔去,终于在天津郊区找到了38师。抗战以后,宋哲元领导的29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,宋哲元升任总司令,原来的38师扩编为59军,师长张自忠升任军长,辖38师和180师,韩斌奎被编入38师。1938年春,59军由新乡附近调往津浦线,参加了蚌埠、临沂战役,韩斌奎都在第一线参战。1941年,韩斌奎被部队保送到国民党中央军校第八分校受训,毕业后于1943年春分配到59军参谋处任中尉见习参谋。后调任53师2团7连连长。
  韩斌奎刚刚接任连长,就收到上级下达的情报:连日来敌人频频调动,弹药给养不断地向前方补充,迹象表明敌人有发动大规模攻势的可能。韩斌奎经过慎重考虑,决定做好三件事:第一,抓紧时间和官兵们谈心,在了解情况的同时,谈日寇侵华的目的,谈他个人在北平看到的日寇飞扬跋扈的情景,谈日寇在南京各地大屠杀的种种罪行,谈抗战以来本军的战绩和伤亡情况,用上述事实提高官兵的觉悟,增强抗敌意志,第二、针对不同对象,抓紧练习实弹射击和手榴弹投掷,第三,强调战场纪律。他对官兵们说,一旦敌人发起进攻,我们守土有责,没有命令谁也不能后退,在战斗过程中,哪个地方最艰苦,我保证到那里去和大家一起战斗。
  当面之敌是59军的老对手彼此都比较熟悉。53师新兵多,装备差,是全军中战斗力较弱的一个师,敌人的攻击重点恰好就选择在该师这个簿弱环节上。韩斌奎在接到作战命令之后,加强了防御工事,作好了阵地伪装,并一再告诚全连,不准远距离射击,说那样作是早期给敌人报信,一定要等到敌人接近阵地前五六十米时,听命令开枪射击。战斗一开始,敌人以重兵先向第一团阵地攻击,该团与敌激战,团长陈振凯不幸阵亡。接着敌人转移兵力,又向第二团猛扑,韩斌奎这个连据守在李家盘当附近,这是个交通要道,是敌人攻击的重点。狡猾的敌人先用火炮向7连阵地轰击,该连只用监视哨监视敌人的行动,战斗员都在工事内掩蔽,监视哨看到敌步兵徐徐向阵地接近,到了距该连阵地前五十多米时,通知了韩斌奎,韩立即命令全连射击,第一批敌人倒下了,第二批敌人接近时又倒下了,敌人三次冲锋都没有得逞,利用战斗的间隙,韩斌奎立即下命令修补工事,准备迎接更大的战斗。不久,敌人集中炮火向三营的阵地实行猛烈射击,炮火过后,敌人向7连的左翼即第8连的阵地冲锋,以机枪火力牵制7连。此时,韩斌奎在阻击当面之敌外,还抽出一部分火力支援8连的战斗,眼看着一批批敌人又在我军阵地前丧生了。敌人的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开来,战斗持续了3个多小时,8连的阵地终于被突破。正当8连后撤立足未稳的时弦,敌人迂回到7连阵地的后方,7连腹背受敌,陷于苦战。韩斌奎意识到献身祖国的机会到了。决心率领全连与阵地共存亡,情况已经十分危急,他对官兵说:“只要有一个人活着,就要与敌人战斗,人在阵地在,这就是我们的决心。子弹打光了,就用手榴弹拚搏,后来手榴弹用光了韩斌奎命令全连上刺刀,他大吼一声说, “弟兄们和敌人拚刺刀,我们要为陈团长报仇!为死难的战友们报仇!”官兵们个个持枪跃出战壕,当即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,7连的官兵越战越勇,但终因敌众我寡,牺牲惨重,最后除通讯员张振兴向后方送遗书幸免外,在战场上的官兵全部壮烈牺牲!南漳战役结束后,我几次见到刘芸生团长,向他打听韩斌奎率领全连英勇杀敌的事迹。刘芸生说,8连和7连是并肩战斗的,7连的情况8连最清楚,7连全连牺牲是全团的光荣.他答应送给军部一份团里的总结。后来我在53师上报的总结材料上看到,由于韩斌奎连的坚强阻击,赢得了时间,使该师能够重新调整了部署,师部及直属部队得以安全转移,为尔后的战斗争取了主动,韩斌奎全连的牺牲是有价值的。
  韩斌奎在牺牲前爱人李璞贞写了遗书。其中包含三个内容:第一是表明献身报国的决心,他说,当面之敌又大举进犯,保国为民是军人的天职,现在国恨家仇集于一身,誓与敌人血战到底。为国献身是从军以来就下了决心的,这一次作战可能如愿以偿,派张振兴送去最后一次生活费三十元,希望见信后不要过于悲伤;第二是告诉李璞贞,他一旦在战场上牺牲了,家属的生活问题,韩立才营长已经承诺包下来了,不要担心;第三是嘱咐李璞贞好好侍候老人,教育孩子,把三岁的儿子韩义华培养成为好学上进,热爱祖国的人。